祈律

把心铺的软软活活,好能拥抱你。

好久不见了大家!

小猫咪都长大啦,不知道此刻你好不好,幸福不幸福,冬天暖和不暖和呢 🌸

在三月前一定努力写出点东西来!

以前总对日常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有点恐惧,但现在也觉得,大家都是朋友,江湖路远,能一起多走一程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呀。

看见沿途的灯火,离你越来越近,想起这件事就觉得足够温暖了。

7 10

小事

高三那年我和他坐前后桌,教室除了窗户,三面装了黑板,到了数学化学课,就要拿着笔本三百六十度的转。
组内座位可以随意坐,他有时候在我前,有时候在我后。

他性格笨拙,却是很可爱的人。
坐我后面的时候,上课大家要随着老师转到教室后面看黑板,他就在每次转头之前,把桌上的水杯笔袋收起来,让我放本子。
坐我前面的时候,每次从前往后发卷子,他都把我那份好好的折好再递过来。
他近视还老不带眼镜,有次我问他怎么老不打招呼,他很认真的道歉,第二天还是远远的看见他,他就使劲的挥着手:
“嗨!”

心里就跟有朵小野花似的,嘭就开了,花瓣儿啊,还颤啊颤的。

我真的是太喜欢他了。
但他挠了挠头,很认真也很诚恳的说,自己的确从来没...

1 8

猫片分享//多张

图为妹妹蜜糖
假期要给甜总也拍一些很酷的照片来

4 9

最近有什么很幸福的事情吗 分享一下吧 ❀

2 3

给大家看一看我的崽!【高高举起】

可能有点返祖所以是兄弟姐妹里独一无二的长毛,奉行“这个家里没有我偷吃不到的东西”,是个弟弟,一个家庭宠鹅。

3 8

谷雨

一候萍始生;二候鸣鸠拂其羽;三候为戴胜降于桑。

 

 【正文】

“他呀,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。”猫儿摇着他的八条尾巴,看着我微笑说。

“非常非常温柔。”

我挠挠猫儿的下巴,猫儿惬意的眯了眯眼。

 

我是这城隍庙里住着的一个小土地,这猫儿的事,我是知道一点的。

 

这小家伙,天生带着灵根,首先到了以后就来找我,问怎么能修得九条尾巴。

“等有了九条尾巴,我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了。”

 

要不说他带着灵根,其他妖物要用上千百年的事,他只用了三月。待到长出八条尾巴的时候我让他自己去寻,我知道,他刚出关就偷偷去找了那人。

我也知道...

12 8

老爷爷和兔叽

老奶奶说,兔叽没有记性的,你喂东西它就吃,也不看喂的人是谁。长了耳朵也没用,就算起了名字也记不住。

可就算这样,老奶奶还是天天喂着她那两只兔叽。等到过了几个月兔叽长的身子长到装不进一个笼子里,邻居拎着兔耳朵:“这么肥,能吃了。”老奶奶却又拍着人家的手:“松开松开,还能再养养呢。”

每每到最后,兔叽肥的养不下了,老奶奶也还是不舍得杀,往农村亲戚那一送:“留给你们下小崽儿吧。”

到第二年开春,老奶奶又在农贸市场买两只小兔叽,又是几个月的养,到最后,又是左瞅又瞅后拎到了乡下。

老奶奶也不问兔叽最后怎么样了,去了哪,有没有生小兔叽,是不是被偷偷拿去吃肉了,就这么一窝一窝的,养过了好多兔叽。...

1 5

“人说写诗是为了打发时间,酿酒是为了封印时间,阿郎既酿酒却也写诗,是为何呢?”
“为有朝一日良辰美景,将这因无他而停住日子里的情话,和着酒讲给那人听。”
他将坛子上封的红布一圈圈解开,抬头冲他笑,“月上梢头,今日,便一起来一醉方休。”

—— 我曾生活在狭小的空间,眼前不过一方单薄天地。后来有幸识你,得见浩大江山,乾坤万景。

【刚刚误删一篇po文,底下有条新评论的,说声抱歉了,谢谢你时隔几年还能偶然记我,欣喜相逢=v=】

2 5

三更盏【二】

文/祈律

“!”

待到青苍睁眼的时候,首先看着的,是张侧脸。

心里头像是月落山水静时,忽有万千林鸟一瞬飞起——虽然他并不是十分真正晓得那样的感觉,但总归是,猛然的一征,刹时的惊艳,和尘埃落定后心里仍留存着的些什么东西。

他也是第一次,看见这么好看的人。

青泽傻是傻,看来这次,她也没傻错人。换了自己,也同样是呆了。

彼时的漆雕微微的耷着眼坐在青苍边上,手边放着盏灯。昏暗不明的光下他蒙在一层微弱的光晕里,睫毛的阴影轻轻打在脸上。

他又像是冰与玉雕琢似的,明朗干净,却纤薄的,似乎有些刺人了。

青苍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半晌讷讷的喊了声:“……舅舅?”

漆雕转过头来只暼了他...

13 7

时光

文/祈律

【lof系统抽了吞掉了我的存稿,今天还要再努力能按时更新,先放个小故事看吧。】

【前方高虐】

大捷。

朱帐内嘈杂的声音不停,人们拍桌撞杯闹腾着,一个个红光满面带着喜色。

他走出帐子,夜风和着黄沙刮的脸生疼也不在意,绕着营地走快到军营大门时候,恍惚见着那地方立了个人。

那人水墨画里走出来似的好看,头发松松的绾着沿右肩垂下,捂着个手炉,白色皮毛滚边的领子衬的脖颈越发的白。

可不知怎么的,再揉眼,也看不真切那张脸。

他问那人是谁,对方也不回答,但似乎是笑着。

他看不清,但就那么觉得。

甚至还感觉,那个人就这么站着的场景,他似乎是看过千百遍了。

他站着不动,对方也站着不...

7
 
1 / 3

© 祈律 | Powered by LOFTER